这届“糊作非为”的快乐男声值得一次翻红

来源:乐动体育更新 作者:乐动体育官方发布时间:Friday 2nd of December 2022 01:40:15 PM

  《欢迎来到蘑菇屋》,邀请了2007届快乐男声(下称“07快男”)中的几位,作为飞行嘉宾来感受田园生活。原本只是一档衍生综艺,看下来却笑点不断,节目效果比正片还要好。

  “小破综”在豆瓣上的评分高达8.7,位居国内口碑综艺榜第一,在热度上也高过全网同期综艺。

  陈楚生、苏醒、王栎鑫、张远、王铮亮、陆虎,一帮自嘲“仗糊行凶”的老男人,靠着打打闹闹、互揭老底以及偶尔的真情流露,还有充满回忆杀的音乐,让“0713”又进入了大众的视野。

  0713,已经成为了一个特殊的代号,指的就是2007年那一届的快男13强。在当年众多“超女”、“快男”的选秀节目中,这届快男成为了如今最令人难以忘却的一届。

  娱乐圈充满着名利纠葛,大起大落就在倏忽之间。他们也在聚光灯下,演绎了人生悲欢。

  说起来,“糊”,可能只是他们众多人生状态中最平淡、最不起眼的一面。但即便是这样的一面,也有许多值得诉说的地方。

  现在的年轻人,或许很难想象当年这场全民选秀的盛况。用当下的流行词来形容,他们就是那一年的顶流。

  2007年,连续举办三年快乐女声之后,湖南卫视终于将目光放在了男生身上。那一年,快男节目在全国设置了六大赛区。

  对于普通人,那意味着有机会在全国观众的关注下迅速成为明星偶像。当年,共有十万人报名参加了这场万众瞩目的选秀。

  那一年,陈楚生还在酒吧做一个默默无名的驻场歌手。受高中同学的影响,陈楚生从高一就开始学吉他,并对写歌产生了兴趣。高中辍学后,他参加过歌手大赛、签约过唱片公司,后来辗转到深圳讨生活,靠着一把吉他,在不同的酒吧跑唱。

  当看到快男的海选广告,陈楚生觉得这是一次提升自我的学习机会,如果幸运一点,他能摆脱不停换场唱歌的苦闷生活,说不定还能有发唱片的机会。

  他个性沉稳内敛,又没什么背景,但凭着一首原创的《有没有人告诉你》打动了无数人,在当时的比赛中,他以草根形象很快积攒大量人气。

  后来一提到陈楚生,人们最先想起、或者更残酷地说,唯一能够想起的,也是这首歌。

  许多选手报名的初衷,也都是希望自己的音乐能够被看见。当时自学编曲的陆虎靠着帮助同学们写歌、编歌赚钱。陆虎的生活压力很大,全身的家当只有三件T恤、一条牛仔裤和一把吉他。

  他当时考虑的是:“参加快男也不要报名费,海选如果过了的话,还能包吃包住。”

  当时的媒体在采访中问他为什么来参加比赛,王栎鑫耿直地回答:“我想成名,因为我想象中当歌手挣钱能容易点,挣多点。”

  王栎鑫的这个选择并未得到家人的支持。他在长沙赛区海选失败后,想要再坚持一下,于是不顾母亲反对,坐了十几个小时火车到广州,最后真的进入了全国五十强。

  苏醒的家庭条件要更好些,他早年就在澳洲留学多年。他目的很直接,想赢,想出名。也许正因如此,个性外放的苏醒,在当时并不受到同届快男们的欢迎。

  多年后张远就在节目中直接调侃道:“07快男之所以那么团结,苏醒功不可没。”

  苏醒是那一届的PK王。由于赛制原因,从突围赛开始,快男比赛就展现出了令粉丝们提心吊胆的残酷,能够留下来的最大保障,就是实打实的人气。当时苏醒在一次次艰险的PK赛中淘汰了许多热门选手,他击败了实力强劲的王铮亮、偶像形象出众的俞灏明,甚至在五进四、四进三中两度击败张杰。

  张远记得,在最红的时候,苏醒回西安做活动,全城十万人全都出动来支持他。“楚生更不用说,几百万海南人民都发动起来了,人山人海,特别吓人。”

  积攒了四个月的人气与热情顷刻宣泄殆尽。彼时,没有微博,投票靠场外短信。冠军的争夺战中,陈楚生赢得331 万票场外支持,击败了257万票的苏醒。

  “最让我感动的是,这些人15年来各自并非一帆风顺但仍然精彩充实的人生阅历,融化在毫无顾忌的嬉笑打闹中,在初心不改的音乐创作中。岁月让‘活该’也变得坦然、从容。岁月真是神奇。”

  “我活着,为我该感恩的那些人;我活着,为我那些该感动的事。我活该,年轻也许是我最好的素材;我活该,到最后我把自己出卖……我努力活着,还不就是应该……”

  作为07届的冠军,陈楚生收获了更多的关注度,也拿到更多工作机会。但同时,他也陷入了长久的茫然和内心挣扎。

  许是性格所致,陈楚生对突然涌来的掌声和鲜花并不习惯。刚比赛完的一段时期里,陈楚生觉得自己像一个被观赏的花瓶、被展示的商品。

  2008年底,陈楚生竟然临阵缺席当年的跨年晚会。这个大胆的举动,就此埋葬了他的事业。

  在节目中,快男们毫不顾及地透露出他的失业状态。苏醒人生的转折点,与一起被调侃的“打架事件”有关。如今笑谈间,当年却是大风波。

  在2012年一次颁奖礼上,苏醒因前女友的关系,痛打李炜。这件事点燃了苏醒与经纪公司之间无法调和的矛盾,最终令苏醒陷入漫长的沉寂。后来出现在新闻里,也是因为冲动砸电视等个人生活的争议。

  2010年,07届快男八强阿穆隆在杭州酒驾肇事逃逸,最终被判入狱三年半。阿穆隆原本对外塑造一种很正面的人设,可想而知,这种打击是毁灭性的。

  家庭环境并不好的阿穆隆家还卖了房子凑赔偿金。快男们纷纷伸出援手,凑钱赔偿。王栎鑫说,做错了就是做错了,但是快男们依然会等他。

  ▲2010年,07届快男八强阿穆隆在杭州酒驾肇事逃逸,最终被判入狱三年半

  同一年,俞灏明也经历一生中最痛苦的厄运。在比赛结束后,被称为“国民弟弟”的俞灏明原本前途一片向好。他在偶像剧《一起来看流星雨》中深情儒雅的端木磊一角,收获了更多喜爱。但在一次电视剧的拍摄中,他不幸遭遇了严重烧伤,面目也因此受损严重。

  在他烧伤之后,张杰、魏晨等都第一时间到上海去探望他,07快男们一直陪伴着俞灏明重新回到舞台。当俞灏明好不容易有勇气站在台上,兄弟们在台下也泣不成声。

  ▲2012年,在湖南卫视举办的跨年舞台上,俞灏明重新回到了舞台,为观众演唱了新歌《其实我还好》

  “像一场特别华丽的悲剧,出道后光鲜亮丽,但后来每一个人都经历过了各自苦痛的岁月。”

  陈楚生说:“07快男就像是一个时代的微缩场景……有富贵,有贫贱,也有起伏”;

  陆虎说:“为什么大家对我们这届快乐男声特别有感慨和共鸣?因为我们就是他们啊,我们13个人就像13个不一样的线年里,他们经历了人生中的种种大难,也正是在这一次次的相互支持,这13个人的情感联结也变得更加完整、坚固。

  如今重回公众视野,陈楚生、苏醒、王栎鑫、张远、王铮亮、陆虎将07快男们没有包袱的一面发挥到了极致。

  被戳穿后,他们极为坦然面对了一个事实:自己作品,的确不红。大有躺平的姿态。

  他们对彼此也很毒舌,当王栎鑫被问到有没有红的歌曲,他直接还击张远是“一个婚庆歌手”。

  关系不和等避讳话题,在他们这里也毫不存在,当苏醒晚到几个小时,几个兄弟就极力去揭苏醒当年被全体讨厌的老底。

  这几个自嘲“糊咖”的兄弟,意外上了一次次热搜,被观众戏称为“快乐再就业男团”。

  他们相处自然,正是因为熟悉彼此,才能在互动中想得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新梗。这么多年来,0713的亲密友情是可见的。基本上,每隔几年他们就会引发一次集体回忆杀。

  ▲“快乐再就业”小分队。群主是苏醒,成员是陈楚生、王栎鑫、张远、陆虎,入群条件是“老失业,没什么活

  在一档节目中,苏醒开玩笑他们的重聚要追溯到“上周”,可见聚会见面之频繁。他们就像老朋友一样,有各种各样的由头相聚。

  2012年聚会的时候,他们在微博接龙玩起了“谁最后一个到谁买单”的游戏。2014年他们再聚会,快男13强都转发了陆虎的晒合照微博,到了7月13日纪念日,他们也会发布微博纪念。

  节目制片人赵林林称,王栎鑫在录制时一共哭了两次,“第一次是欣慰地哭,在陈楚生演唱他的歌曲时,他体会到了当年的感觉。这时候流泪是一种真情流露,怎么呈现都行。”

  “后来他们即兴创作《活该》,他又哭了。这次,我们没有过多地去渲染,只是浅尝辄止地讲了一下他最近生活不太好。其实当时现场其他人,有些也有很强烈的反应,甚至更狼狈些,但我们选择不去呈现这些东西。”

  他们曾经都红过,曾站到偶像行业中最光芒耀眼的位置,他们大部分都有过街头巷尾传唱的代表作,但比起那些短暂的、闪耀的时刻,他们经受的,是更漫长的沉寂与困顿。

  在“再就业男团”中,陆虎曾有一首《雪落下的声音》爆火过,但他依然埋首在幕后写歌。

上一篇:快乐女声6进5李斯丹妮遭淘汰 段林希惊险晋级 下一篇:11届快女8年后重聚:刘忻、段林希、杨洋、潘辰等近照认不出